• 2008-05-21

    兄弟,挺住 - []

    《兄弟,挺住》

    我们一直以为我们是

    黑压压的

    可事实上我们

    是孤零零的

    我们一直以为我们是

    白茫茫的

    可事实上我们

    还是孤零零的

    但这不是那么要紧的

    因为我们本来就是孤独的孩子

    从这个城市到那个城市

    背着书包

    穿过广场...
  • 2008-05-16

    《对静物的描述》 - []

    《对静物的描述》

    两盒印台

    一个皮包

    安静的早晨

    一个女孩

    死在郊外

    《一只流浪狗》

    一只流浪狗

    这一天

    风吹树枝摇摆

    公交车穿过窗台

    那边无人接听的电话在响

    有个女孩上线

    股票又跌了几十点

    电视...
  • 2008-05-14

    又在加班开会 - [说几句]

    正在加班,在小会议室开会,我们单位在乌鲁木齐承接一个工程,在讨论前去的人员问题,其实我还有点想去,但是从长远考虑还是算了,老老实实在西安待着吧。忙里偷闲到办公室喝口水,顺便写了这个博客。想起一句话,我们都是年轻人。但是,我总觉得,自己已经不年轻了。还想起一句话,不知不觉,我就爱上你了。
  • 今年的不顺利让我很压抑,所以我打算什么都尝试一下,我的博客直到今天我才觉得有点压抑和阴暗,因此决定换个样子,说不定一切都好一点。

    昨天地震了,不知道远在成都的小竹、吉木、静树、六回、离等好友知否安好,果皮也无法登陆,真不知道都怎么了,总之就是一切都那么不安稳。

    再回到我自己,也没什么好感概的,失败的都是些正在失败的事情,成功的也看起不来不算什么成功的。都不好。包括状态,甚至包括态度。

    博客还是要继续写下去,尽管也不知道为什么写,要写些...
  • 我开始有点厌倦生活了,这种厌倦不是矫情的那种,而是一种无所适从的落寞,就像一条河,一直在流,但是为什么要一直流着,这种事情本身就没有答案。今年我确实过的不好,也不说有什么大灾大难,就是单纯的不顺利,走背运的那种。什么事情都不按照你的心愿来,好像处处和你作对,但是又不让你彻底绝望,总是在希望中挣扎,在现实中郁闷。这样的状态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够结束,我心怀忐忑,不知道这是一条走向黑暗道路的开端,还是更大光明之前的蛰伏。总是我有点厌倦了,这种厌倦让我恐怖,也让我寂寞。

  • 2008-05-03

    性就是空 - [暧昧图片]



     

    我和竖的合影投影在墙壁上,下载于乌青博客

     

     

  • 34

            吃晚饭的时候,我们在餐厅遇到了清洗干净的U美美和K德基,他们的幸福让人感动。K德基不留痕迹的取代了Y布丁,显得那么顺其自然而又顺理成章。Y布丁看上去比早上冷静多了,默默吃完开始抽烟,而U美美在短暂的尴尬了几秒后,对Y布丁说,我上去收拾东西,我搬小K那里住。
        我无比的想念我爱着的女孩。
        就在这种思念里,又过去几天,丝毫看不出...
  • 33

           这个游戏其实有点不公平,因为K德基是个外来的人,他最有可能被杀死并且永远活不过来。但是第一局就很奇怪,死去的人是Y布丁,而他杀的是K德基。我们三个人都杀了他并且理由很奇怪。U美美预言是他死,理由是他今天很阴郁,阴郁的人都该死。我也预言是他,因为我并不觉得他比K德基很我更亲密,我的理由是他忘记很多过去的事情,忘记过去的人都该死。而K德基也预言是他死,他的理由让人讨厌,他说因为U美美跟他在一起,这种幸运应该以死作为代价。...
  • 30

           第二天要上路之前,我给卖卡给我的女孩打了一个电话告别,但是她的手机却欠费停机了。她自己不是卖卡的吗,怎么也会停机呢。我带着这个疑问,与Y布丁、U美美一起出发了。但是后来我不再想这个问题,因为她其实已经告诉过我,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事情是没有道理的。
        这是一段漫长无聊而乏味的旅途,一个寂寞的人和一对幸福的人始终维持着同行却又保持着距离。一起聊天却又有所保留。这种感觉真的不好,我们应该彼此...
  • 2008-04-19

    《一个人的西安》 - []

    《一个人的西安》 

    夜色渐浓

    雨已停

    打车已到

    玉祥门

     

    《我说的就是你》 

    尝试放弃都已经很困难

    当你陷入的时候

    就已经完蛋了

    要不怎么说

    比悲伤更悲伤的是绝望

    比绝望更绝望的是毁灭

    ...
  • 2008-04-17

    昨天大醉 - [说几句]

    昨天是他妈的最郁闷的一天,这种郁闷不是某种单纯的郁闷,而是巨大的忧伤、失落与绝望纠葛在一起的状态。

    五、六件事情和七、八种感觉交织在一起,让人无法去控制平复自己的情绪。

    我打了六个电话,找人陪我喝酒,但是没有一个人前来。正好,有个女孩发短信给我,那条短信就在我最脆弱的那一秒坚强的到达了我的手机,她很爽快的答应陪我,我打车前去,跟她喝酒,喝的不多,但是我开心多了,相比起我的很多朋友,你真让我感动,丫丫呀丫丫。

    很晚了,我送她回家,然后我...
  • 2008、4、6

    这是一个特殊的巧克力

    它的不同在于是我的送给你的

    2008、4、11

    浪漫属于苦尽甘来的巧克力

    我属于你苦尽甘来的故事

    2008、4、13

    里面的深处便是感动

    外面的远处便是告别

    介于咖啡和糖之间的是巧克力的回味

    它告诉我只有坚持

    没有能否...
  • 又在网吧待到很晚,这本不是应该的,但是恰恰就是我的常态,我又开始敷衍自己的活着,又开始自欺欺人的开始浪费时间。我其实拥有的少吗?不知道怎么回答自己。

    旁边漂亮的女孩和她的男朋友走了,他们在网吧,就在我的身边接吻。女孩很漂亮,我不经意看到她的大半个乳房,很白很美,当然也可能我是故意的,这显然不重要。我一个人在网吧里显得特别衰老,后来我就特别想唱歌。

    我想我应该下了,因此而忧伤起来。其实我能做什么,能拥有什么,试图去拥有什么,这些都已经不再那么重要了,我必须要...
  • 我昨天又在网吧晃荡了一夜,我为自己所做的总是那么有限。

    有时候,我们都无法把握自己;又有时候,觉得自己也不是自己;还有的时候,我们甚至不知道什么样的自己才是自己。

    每当这些时候,我就想起程蝶衣。人生总要疯魔,却无人理解,不去疯魔,便不璀璨。爱情是个命题,是个答案不确定的命题,有时候你会回答的很好,有的时候,你完全不会做。不知道做什么,也不能做什么,只能等着。可能更多的时候,我会想去做点什么,做的多一点,你会讨厌自己,觉得自己变得猥琐,变得不洒脱,变得不像自...
  • 很久没有过这样的悲伤,我一直在默默的等待,用了一个星期的事情在等待,这不像我。我从来就不是一个好男人,我很坏,尤其对于感情的不负责任。但是这次,我是。除了我的初恋,就是那个在上海快要结婚的女孩,我一直无法忘怀,除此之外,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专注,也没有过这样的投入。我甚至改变了我自己的个性,变得不洒脱,变得荒唐,甚至变得让我自己讨厌,我那么骄傲的活着,但是这一次,就像一个傻子,可能我真的老了。老的不再骄傲,老的从心底里落寞。我无法控制这段感情,就像我从来就无法控制我自己,我一直以为我长大了,是那么理智...
  • 26

             我醒来的时候,身边一个人都没有,但是环境很熟悉。在一个房间,应该是宾馆,曾经住过的,是在哪里住过的呢。我的头很痛,我死命的揉我的太阳穴。
         哗啦哗啦的声音,是有人掏钥匙的声音。就在门口,房间的门打开了,Y布丁进来了。你终于回来了,他漠然的对我说。
          我又回到了无水镇。
    ...
  • 天气很好,经过早上短暂的低温后,下午的西安很温暖,甚至有点热。我这几天始终沉浸在一种难以名状的焦灼当中,这里面有很多复杂的东西在共同作用着,可能股票的一味下跌是一个原因,我已经损失了我三年的工资;但是这显然远远不足以让我崩溃,我的感情也一直在出现问题,从2006年离开北京回到西安后,我的感情就开始出问题了,我终于开始为婚姻而担忧,为爱情而担忧,我第一次觉得原来拥有爱情这么困难这么困难的事情;工作也不顺心,我一直在努力试图改变,但是一直在徒劳着,但是这一定是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。三件事情可能是主要让我心...
  • 2008-04-01

    今天是愚人节 - [说几句]

    下班了,今天又过去了。说今天的五件大事吧:

    1:忙活了一早上,足量的工作确实会让人觉得时间很不够,也不会想那么多郁闷的事情;

    2:有个女孩去了南宁,她会怎么样回来了,我保持期待同时保持警惕,这是必须的也是应该的,我能够做的就是唱一首伤感的歌:流着眼泪却无法醒来的梦,醒来也只能更伤痛……

    3:和两个异性好友聊天,聊了很多;

    4:连载的小说写了一点,很少的一点,最近两天都没什么状态;...
  • 访问统计: 8282

     

    我的博客被访问过8282次了,但是据我的了解,来看我的博客的人远远没有这个量,这很神秘。

  • 21

            我累了。
  • 2008-03-29

    致z - []

    这个不算诗,但对我有用。 

     

    致z 

    从来没有过这么郑重的承诺

    因为敏感和感性在你我的回忆里纠葛

    当你的影子无处不在

    无论是拥抱还是告别

    思念都已经无法发生改变

    滋生在我心底的坚持

    什么时候才能打动你的莫然

    什么时候才能让你认真对视我的双眼
    ...
  • 12

            那个少女明显被吓了一跳,突然转过头来看了我们一眼,一脸茫然。Y布丁也站了下来,看着对面的女孩,很明显,他们的表情证明他们并不认识。要么我昨天晚上真的是一个幻觉,要么他们是两个演技派。但是既然是幻觉,我怎么会认识到一个从来没见过的人呢。
        U美美轻轻走到我跟前,吃惊的问我,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。你是谁?她一边说着,与她同行的女孩也走到了跟前,笑眯眯的。我真的有点不...
  • 没有办法改变的感动和完全不同的感受。每个人都有一点段晓楼,而每个人也都有一点程蝶衣,无论你是男是女,总是能在上面找到自己。但是有的人可以是段晓楼,但是没有人可能成为程蝶衣。

    我看过很多电影,只有在周星驰和张国荣的电影中看到这就是他们一个人的电影。无论别人演什么角色,演到什么程度,都是配角。霸王别姬就是这样的电影。我爱程蝶衣,也向往成为程蝶衣,不疯魔不成活,而我们那么现实,过于在乎得失。我们没有能力把戏当成生活,却把生活当成戏。

    所以我们就那么平凡,我讨厌自...
  • 10

           我并没有过多的去惊讶世界总是这么小又这么巧,为什么在这荒山野岭的路途中也能遇到和认识的人有关的人。不过话又说回来,我也不完全算是和K德基认识。我一个人默默的回到我的睡袋,等待着天亮。
        就在我刚刚躺下的时候,有个女人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。叶青,我可以进来吗?在这种鬼地方还有人找我啊,我纳闷了三秒钟后从睡袋里钻了出来。原来是刚才被轮奸的女人。我四处看看,并没有看到Y布丁。女人笑着说,别...
  • 5

           我什么话都不想说,坐在沙发上和两个男人一起抽8毫克的中南海,这回我看清楚了,我的猜测是准确的。没有人说话,小K和小F在看电视,那个女人还在公园里抽烟,电视上,天色已经暗了。
        我喝了一瓶紫葡萄汁,我知道可能我要找的和这里曾经居住的女孩并不是同一个人,因为他们胸罩的号码差的太远。洗手间在哪?我决定撒泡尿之后就离开这里了。小F抬起手来往边上一指,他的指甲画的很漂亮,有好几种花,有些我并不认...
  • 2

            我真的不知道会有什么灾难发生在我头上,但是归根到底,我是个胆子很小的人。但是我真的从那天开始,天天都在思念她,这种思念已经超过了我对我胆子的控制。我想去找她。
        但是我到哪里去找呢,我不知道她叫什么,她住在哪里,甚至她是不是真的存在过,我都开始怀疑了。要不是我手里有一个她写的纸条,和她遗忘在床边的样子像是长江7号的手机链,我就真的以为那只是我的一个梦而已。...


  •  

    照片1:代表办公室领取先进科室荣誉,我做为办公室主任,已经蝉联了好几年了

    照片2:和优秀项目一起领奖照片

    照片3:我布置的会场,站在中间,更显寂寞

  • 以前我的博客一直有比较固定的看客,并且每个博都会有及时的回复。这让我乐此不疲,从此我坚信我确实是一个热衷被关注的人,我的骨子里是有表现欲的,但是现实中有时我又很羞涩,装作很内敛不动声色,从这个意义上说,我很多时候确实很装逼,显得很傻逼。就像张羞说的,他很多时候说到这个词的时候只是一个语气词。现在我的博客每天都有人点击进来,但是究竟有没有人看呢,我一直在怀疑,可能除了我自己,没有任何一个人完整的看了我的博客,博客太自恋了, 这让我极其意外,尽管这个道理是这么的浅显。我毕竟改变一些思路和想法,做一些具体...
  • 正确的方法,我需要锻炼。正确的态度,我需要改变。

     



  • 2008-03-08

    把我迷住了 - [暧昧图片]

    请原谅我,真的要原谅我,我被迷住了,为什么会这么打动我,哎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