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8-05-16

    转何小竹博客《爱心战胜恐惧》 - [说几句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yeqing0209-logs/20999898.html

    爱心战胜恐慌



    何小竹



        现在,是四月十四日,傍晚。现在,政府和军队的救援队还在都江堰、北川等灾区援救被埋在地下的遇难者。现在,最让人挂念的汶川县城,情况尚不明朗。按说,这样的时候,是没心情写文章的。但媒体的朋友让写,我一下又觉得,这种时候,我出不了别的力,写写相关的文章,也算是尽一份对灾区的爱心(其实就是一种自我安慰,比起实际的救援,这点爱心真的微不足道)。

        十二日中午两点过,地震刚刚发生的时候,我带着笔记本电脑在芳草街的一家茶坊写作。忽然窗户发出大声的震动,地板也在摇晃。我没想到是地震。成都历史上就很少有地震的记载。所以,我只以为是楼房本身出了什么问题。就在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时候,茶坊包间里打麻将的人纷纷跑了出来。也没人说为什么跑,只是喊着“快跑”。我这时还没忘记带上笔记本电脑,跟着人群跑出茶坊,站在了芳草街的马路上。这时候,地面的晃动更加强烈了。两边的楼房也在摇晃。人们站在街上,都惊呆了,不知道往哪里跑?有警车来了,让我们往南边跑。但包括警察在内,这时候可能都不清楚究竟是楼房的问题还是别的什么(写到这里,明显地又感觉到楼房晃了几晃,说明余震还在继续)?我抱着笔记本电脑跑到了芳草街派出所门口。这时候,才听有人在说,这是地震。我想,如果是地震,就应该到空旷一点的地方去。但我还是先返回茶坊,去拿了我的旅行包和留在茶座上的手机,找到老板付了茶钱(当时跑出茶坊的所有人都回去付了茶钱),才背起旅行包往瑞生广场走去。这期间,我开始打电话。但怎么也打不通。我看见很多人都拿着手机在拨打。每个人都在说,打不通。有人开始去打磁卡电话和公用座机。我也在一家杂货铺的公用电话前排队。我用公用电话打通了华阳父母家的座机。妈妈接了电话。妈妈说,屋顶花园的花台垮了,她和爸爸已经跑到了楼下的露天,现在是回去拿点东西。我告诉她,去露天好。接着,我又拨打老婆的手机,但还是打不通。我在瑞升广场跟几个跑出来的朋友坐了会,然后,决定先回神仙树的家看看。跟想象的一样,家里好多东西都翻倒在地上。我拿了家里的现金和身份证之类的重要文件,给老婆留了张纸条在桌上,说我回华阳父母家了。但在回华阳之前,我又去老婆可能去的神仙树公园找了一圈。公园比较空旷,很多人已经聚集在里面。但我在公园走了一圈,没见到老婆的人影。其间,我也不停地重复拨打她的手机。移动通讯已经彻底瘫痪。我想,她不会有事的。于是,我乘坐公共汽车,花了比平时多十倍的时间,与父母团聚,然后,就一直陪伴在他们身边。手机通不了话了。但我的手机有收音机功能。通过电台,我开始逐渐了解了此次地震的情况,以及事态的严重性。

        这两天多来,强震虽然过去,但余震还时有发生。我陪着年迈的父母,也跟很多人一样,过起了非正常的生活。休息不好是明显的。但这都不算什么。因为,除了短暂的睡眠,收听电台的耳机没有离开过我的耳朵。都江堰、北川、绵竹等地的灾情,让我心情沉重。但我也感到了温暖,那就是,事发当天,政府对救灾工作的迅速反应(温总理第一时间飞赴成都,并坐镇都江堰指挥),新闻媒体即时的信息披露(记者们各路出击,采访灾情,也采访相关部门),以及,继之而来的全国各地人们的慰问与援助。更让我感动不已的是,一贯“散眼子”(漫不经心和好开玩笑的)成都出租车司机,在听了电台对都江堰灾情的播报后,纷纷自愿驱车前往灾区,担负起运送伤员的义务。一些私家车车主,也加入到出租车行业。而这时候,他们中的很多人,由于通讯中断,都还没有与自己的家人联系上。

        限于篇幅,我不能多写了。以往,当心情不好的时候,写一写,就会过去。但现在,这一千多字,丝毫没有减轻我沉重如铅的心情。去年和前年,我因为工作关系,多次前往位于汶川县城的阿坝师专,结识了那里的一些老师和同学。现在,他们渺无音讯。但这两天,他们的音容笑貌时时刻刻晃动在我的眼前。收音机里,还有很多人跟我一样,也在打听阿坝师专的情况,牵挂着师生们的安危。我感到无助。我只希望,他们也能听到收音机,知道外面还有这么多人在牵挂着他们,知道政府和军队派出的救援队正在全力往他们的遇难地迈进。祈愿他们用自身的力量,坚持住,一定要平安!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