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8-04-30

    《死了也抒情》 33 - [小说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yeqing0209-logs/20021244.html

    33

           这个游戏其实有点不公平,因为K德基是个外来的人,他最有可能被杀死并且永远活不过来。但是第一局就很奇怪,死去的人是Y布丁,而他杀的是K德基。我们三个人都杀了他并且理由很奇怪。U美美预言是他死,理由是他今天很阴郁,阴郁的人都该死。我也预言是他,因为我并不觉得他比K德基很我更亲密,我的理由是他忘记很多过去的事情,忘记过去的人都该死。而K德基也预言是他死,他的理由让人讨厌,他说因为U美美跟他在一起,这种幸运应该以死作为代价。
         喝了很多的酒,大部分都是Y布丁喝的,他肯定要醉,醉的快要死了。我是说,他真的快死了。我送他回房间,而U美美和K德基继续在酒吧喝酒,他们聊的很投缘,我讨厌一切很容易和男人聊天的女人,这些女人总是让男人变成煞笔。所以我从知道U美美和Y布丁在一起的那一刻起,我就有点讨厌她了。但是,我也不喜欢Y布丁。我送Y布丁回到房间,就一个人离开了宾馆,走到一条小河边,点上一根烟,夜晚的我们,都是孤独的。河的对岸,有人在吹笛子,很好听,我不知道吹的人是男还是女。我一直听着,对面就一直吹着,后来我就在河边睡着了。
          我还做了一个梦,梦里面,有个小女孩直直的盯着我的眼睛,问我,你愿意为我死吗。其实我是愿意的,并不因为我和这个小女孩有什么关系,而是我活着又能怎么样,我是个失败的人,忘记过去的人该死,阴郁的人该死,失败的人更该死。
         当我醒来的时候,Y布丁就坐在我的身边,他在哭。声音很小,但是他确实在哭。怎么了?我问。U美美不见了。他的回答像个幼儿园的小孩,但是我没觉得可笑,反而有点感动。我说可能出去晨练了。我们没有说话,因为我说的这个根本就是个无聊的话。我们都知道,她跟K德基在一起了。一晚上,一切仿佛就要改变。他们这一对刺激了我一路的幸福人儿,现在俨然就要悲剧收场。而我的孤独依旧着。
        我突然想起昨天在对岸吹笛子的人,我站起来望远处看,那边一片翠绿,一阵微风吹过,这边和那边的小树向同一个方向倾斜。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