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3

            孟露爽快的答应反而让我有点不知所措。
         场面一下子僵持住了。
         王二丫说,你们吃过拉妹子拉面吗?真的特别好吃。
         我说,该不会你说的就是拉不停桥十字路口的那家吧。
         你知...
  • 43

             我离开伤村的时候非常孤单。
         天有点要下雨的意思,但是就那么要下不下的,让人更加烦躁。我在担心什么?我不知道,但是我知道,我很想念J柠檬。请原谅我想唱两句歌,思念是一种痛苦的滋味,痛苦是因为想忘记谁。其实也不怎么贴题,可能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一首和思念有关的歌吧。
         爱情让人傻逼。...
  • 42

            接下来,那些熟悉的身影都在我的迷糊中闪现。有L水城,F右右。我突然想到路途中那个似曾认识的小女孩,她就是没有长大的L水城,她现在有了乳房,跟着F右右离开了伤村,前往那个K德基和D雨蜜生活的房子。
        那忧伤的房子,让人忧伤的生活,开始不做作的哭泣。
        而在那里,我又会遇到她,并且带着她离开那里。
      &nbs...
  • 41

            我肉麻吗?我不知道,所有的浪漫就是那么一瞬间。除了一瞬间,我们可能其实什么都不曾拥有过。但是现在,我连那一瞬间都开始怀疑,幸福在哪里?幸福在哪里?幸福在那小朋友的眼睛里。歌是这么唱的吗?
        成长伴随着烦恼,快感伴随着痛苦。我们不要这么长大,那该有多好。
        你在想什么,女巫看着我。
        没有什么...
  • 40

            我迷迷糊糊中又睡着了,等我再醒的时候,我一个人在一间空荡荡的房间里,从头顶的小窗子进来一点点细微的光线,应该是在地下室。
        房间除了一张窄小的单人床,一无所有。我是说,连门都没有。
        我是怎么进到这里来的,我诧异极了。我在房间里面转了一会儿,没有什么发现。只能沮丧的坐在床边,还好,我带了烟。我点着一根,烟雾散的很慢,让我突然想...
  • 37 F右右消失了。他不是自己离开的,因为他的行李安静的待在房里,甚至他的牙刷和毛巾还整齐的放在洗手间里。当然最重要的是,那面比女孩用的更加精致而明亮的镜子,就放在他习惯照的位置和方向,旁边还自然的落着一把梳子。我擦想,他一定是忧伤的在这个镜子前面梳头,他的头发乌黑纤细而又光泽。那画面很美,最起码在我的脑海里是的。如果我会爱上一个男人,也许我也会爱上F右右的。他多么美好。但是现在,他消失了。他消失的瞬间,一定连自己也没有想到,所以梳子才会摔落在镜子的旁边。我甚至看到了梳子上还粘着F右右的头...
  • 36 U美美的离开是每个人都预料到的,她已经尽了最后的努力,但是K德基还是残酷的拒绝了她。不告而别也许是她唯一也是必须的方式。但是她又回来了。怀着更大的痛苦回来了。她在树林里迷路被村民们轮奸了,Y布丁在树林深处背回了神情呆滞的U美美。他默默的陪着快要疯掉的U美美,如果我们不拦着,他也许会杀了K德基。K德基也很压抑,他必须要对自己不负责任的抛弃承担一定的责任,尽管从某种意义上说,这是U美美自愿的,并且我们都清楚K德基从来没有给过这个伤痕累累的女人任何承诺。一切都是她的一厢情愿。一厢情愿有错吗...
  • 35

            与F右右同行的有D雨蜜我并不意外,但是我的出现却让他们大吃一惊。他们以为,我已经死了。而事实上,我确实也差点死了,当我知道我已经成为杀手集中营的被刺杀的对象的时候,我开始有点后怕了。但是我为什么会被刺杀呢。
        当然现在似乎这个问题不那么重要了,因为我活着来到了牙疼村,在这个充满痛苦的地方,我还好,因为我的痛苦就像泡泡糖,吹不大所以炸不了。
     ...
  • 乌青原小说:

     《一根长发》

    有一天下午,我一个人在家里洗衣裳。洗着洗着,突然停住了。我发现我的T恤中有一根头发。我把它抽出来,竟然是一根长长的长发,在阳光下闪闪发光。

    恶搞篇:

    我也写《一根长发》

    日,独居洁衫,忽现一丝,抽,视,竟极长,闪。
  • 34

            吃晚饭的时候,我们在餐厅遇到了清洗干净的U美美和K德基,他们的幸福让人感动。K德基不留痕迹的取代了Y布丁,显得那么顺其自然而又顺理成章。Y布丁看上去比早上冷静多了,默默吃完开始抽烟,而U美美在短暂的尴尬了几秒后,对Y布丁说,我上去收拾东西,我搬小K那里住。
        我无比的想念我爱着的女孩。
        就在这种思念里,又过去几天,丝毫看不出...
  • 33

           这个游戏其实有点不公平,因为K德基是个外来的人,他最有可能被杀死并且永远活不过来。但是第一局就很奇怪,死去的人是Y布丁,而他杀的是K德基。我们三个人都杀了他并且理由很奇怪。U美美预言是他死,理由是他今天很阴郁,阴郁的人都该死。我也预言是他,因为我并不觉得他比K德基很我更亲密,我的理由是他忘记很多过去的事情,忘记过去的人都该死。而K德基也预言是他死,他的理由让人讨厌,他说因为U美美跟他在一起,这种幸运应该以死作为代价。...
  • 30

           第二天要上路之前,我给卖卡给我的女孩打了一个电话告别,但是她的手机却欠费停机了。她自己不是卖卡的吗,怎么也会停机呢。我带着这个疑问,与Y布丁、U美美一起出发了。但是后来我不再想这个问题,因为她其实已经告诉过我,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事情是没有道理的。
        这是一段漫长无聊而乏味的旅途,一个寂寞的人和一对幸福的人始终维持着同行却又保持着距离。一起聊天却又有所保留。这种感觉真的不好,我们应该彼此...
  • 26

             我醒来的时候,身边一个人都没有,但是环境很熟悉。在一个房间,应该是宾馆,曾经住过的,是在哪里住过的呢。我的头很痛,我死命的揉我的太阳穴。
         哗啦哗啦的声音,是有人掏钥匙的声音。就在门口,房间的门打开了,Y布丁进来了。你终于回来了,他漠然的对我说。
          我又回到了无水镇。
    ...
  • 21

            我累了。
  • 12

            那个少女明显被吓了一跳,突然转过头来看了我们一眼,一脸茫然。Y布丁也站了下来,看着对面的女孩,很明显,他们的表情证明他们并不认识。要么我昨天晚上真的是一个幻觉,要么他们是两个演技派。但是既然是幻觉,我怎么会认识到一个从来没见过的人呢。
        U美美轻轻走到我跟前,吃惊的问我,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。你是谁?她一边说着,与她同行的女孩也走到了跟前,笑眯眯的。我真的有点不...
  • 10

           我并没有过多的去惊讶世界总是这么小又这么巧,为什么在这荒山野岭的路途中也能遇到和认识的人有关的人。不过话又说回来,我也不完全算是和K德基认识。我一个人默默的回到我的睡袋,等待着天亮。
        就在我刚刚躺下的时候,有个女人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。叶青,我可以进来吗?在这种鬼地方还有人找我啊,我纳闷了三秒钟后从睡袋里钻了出来。原来是刚才被轮奸的女人。我四处看看,并没有看到Y布丁。女人笑着说,别...
  • 5

           我什么话都不想说,坐在沙发上和两个男人一起抽8毫克的中南海,这回我看清楚了,我的猜测是准确的。没有人说话,小K和小F在看电视,那个女人还在公园里抽烟,电视上,天色已经暗了。
        我喝了一瓶紫葡萄汁,我知道可能我要找的和这里曾经居住的女孩并不是同一个人,因为他们胸罩的号码差的太远。洗手间在哪?我决定撒泡尿之后就离开这里了。小F抬起手来往边上一指,他的指甲画的很漂亮,有好几种花,有些我并不认...
  • 2

            我真的不知道会有什么灾难发生在我头上,但是归根到底,我是个胆子很小的人。但是我真的从那天开始,天天都在思念她,这种思念已经超过了我对我胆子的控制。我想去找她。
        但是我到哪里去找呢,我不知道她叫什么,她住在哪里,甚至她是不是真的存在过,我都开始怀疑了。要不是我手里有一个她写的纸条,和她遗忘在床边的样子像是长江7号的手机链,我就真的以为那只是我的一个梦而已。...
  • 我小说写作的六条自律1:不为讲某个故事而写小说;
    2:故事属于小说本身而不属于我;
    3:讲这个故事的人必须是我;
    4:讲述的方式必须是我最舒服的方式,它舒服的原因是偶然的;
    5:语言、节奏和速度是必然的;
    6:故事可以有意味、有目的、可以形而上,但是小说只是空和满。
  • 2007-08-02

    《马南的雨天》 - [小说]

    连日来的大雨让马南的心情很糟糕,他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很郁闷。昨天他站在一栋不知名的大厦下躲雨,正好遇到也来躲雨的花生。他很奇怪为什么在多雨的日子里还有女孩会不带伞出门,他想问但是克制住了,因为他已经讨厌任何的搭讪和邂逅,他讨厌任何莫名其妙相遇然后在不久的将来翻滚到床上去的情节,他甚至讨厌那些陌生女孩的胸脯和嘴唇。雨越下越大,路上的行人已经消失不见,只有积水不断向更低的地面冲涌。花生默默的走了过来,直直的盯着马南。马南感到恐惧,他不想再重复这种枯燥单调的故事。他避开了花生的眼神。花生沉默了一小会,轻声对马南说,你能借我一百块钱吗?马南从身上摸索了半天,只有五十几块,他说就这些了。花生淡淡一笑说够了,然后拿着钱消失在了雨中。马南想起了一个梦,梦是这样的,他一直在雨中走,最后雨停了。

    ...